︶ㄣ暖吢ωō

。鯨魚島 。:

[把啾抱在怀里.]

想要找点什么安慰自己

给自己一点安全感

在决定失去一些重要的东西的时候

你还在我身边

我觉得那也足够了。

你在哪儿呢?





【一股版画风,图有参考,角刀用的渣的不行,用来做抱枕的图案,中间的叛徒请无视!它的画风跟我们不一样!【喂,如果商品化真的有人想要吗?这么简陋,还是我自己缝的,放了芯进去就是要绷的即视感,还会再返工吧……【望天】】

诃肆-契念:

原本是漫画三个分镜 最开始一个还没动刀。。
我也想吐槽啊
跨年的时候被一个不算很亲密的异性朋友索要晚安吻
然后小脑袋瓜就胡思乱想了一宿
当晚的梦境竟然是和死忠轻吻
第二天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啊啊啊

妃孖妈妈:

生活在钢筋水泥这个大牢笼的你,有木有想过自己疯狂得在草地上奔跑呢?

自由这个词,是多么的宝贵和奢侈。

让可爱的小绵羊做你的替身疯狂的奔跑吧!

自由奔跑的绵羊复古胸针——蓝色代表天空,绿色代表草地,意境有木有!有木有!

嘻嘻。


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id=16891290020 





【周查周】如意

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:

如意


强行HE系列


这次真的是糖






查老板下山那年组了个戏班子。戏班人不多,但是有查老板这样的招牌在倒也办的十分红火。没多久就有了自己固定的戏院。


到了第二年的年底查老板收了个徒弟。那孩子原本是个在酒楼门口要饭的,大过年的查老板瞧见了心里不落忍,就问他愿不愿意唱戏。


小孩儿眨巴着大眼睛,想了想说愿意。


查老板说愿意好,愿意的话就跟我回戏班子,我收你为徒。


小孩儿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人称上海滩第一扮相的武生查老板,他只知道唱戏大概能混口饭吃,就稀里糊涂地进了戏班子。


穷人家的孩子没有正经的名姓,连自己的生日都说不上来。


查老板说:既然你是春节拜在我门下,就叫元生吧。就当是重新活一回。


又过了二年,有个小叫花子饿晕在戏院门口,也叫查老板带了回来,起个名字叫阿愚,是大智若愚的意思。


查老板吃穿上对他们无所苛待,教起戏来却是十足的严师,学的稍有差错便或打或骂,绝不心软。两个孩子倒也都十分刻苦,基本功非常扎实。


元生十六岁的时候,查老板第一次让他上台唱主角。


他的名字被写在剧院外小黑板上的第一行,平常那个位置写的只有查英二字。查老板的亲传弟子要登台了,这消息一传开,各界票友争相买票,上座的人竟不比平日里的少。上海唱武生的都盼望能得查老板一二指点,查老板却从不给这个面子,所以大家都想看看查老板的徒弟究竟会有多大的能耐。


结果元生演砸了,他唱错了一句词,观众哪里肯买账,叫起了倒好来,他没见过这样的阵势,一时被下瞢了。


这时原本在台下角落中的查老板左脚轻点地,飞身上台,人群瞬间安静下来。


查老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扮上的,一亮嗓子台下一片叫好声,这回叫的是正好。


唱完一出他一拱手,道:“查某今日特意跟大伙儿开个玩笑,戏都唱厌了,今天想换个方式登台,故意让小徒唱错,搏大家一笑。”


底下的观众都叫好,查老板似乎也在兴头上,又临时加了一出戏,这一来散场时已经是深夜了,查老板卸了行头往后院走本想径直回自己的房间睡觉,却听见练功的屋子里一阵吵闹,不由眉心蹙在一起,不由喝道:“大半夜的像个什么样子,都没个规矩了吗?”


管事的一听查老板回来了,慌慌张张地迎上去:“您可回来喽,元生说砸了您的招牌,回来就闹着要上吊……”


他话没说完查老板已经飞身进屋,看见屋子里一片狼藉,斥道:“胡闹!”


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,接着元生哭着膝行至查老板跟前,哭道:“师父,徒弟学艺不精,砸了您的场子,无颜再见师父啊。”


“不过是一出戏唱坏了,就值当要自尽吗?”查老板沉着声音问。


元生呜咽着不敢应答,查老板一挑眉,周围的杂人就都出去了。


“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你这一点挫折算得了什么,若像你一样,天下人早死绝了。”


“师父也有不如意的事吗?”元生仰头问。


查老板沉吟了一下,说:“我之不如意比你更伤心百倍,我尚且活着,你倒寻起短见来。”


“师父是这满城里最出名的角儿,还有哪里会不如意呢?”


查老板不答反问:“你听说过人生七苦吗?”


元生摇头。


“佛说人有七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可没有成不了角儿这一条。这世上比成不了角儿更苦的事情多了去了。”


“你今夜给我跪到祖师爷像前去,不为戏唱砸了,就为你想要轻生的念头。你若再寻死觅活的,我绝饶不了你。”


说罢,查老板背着手出了屋子。


 


日子往后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过,戏一天天地唱下去,日子也一天天过下去,好像每一天都没有什么分别。


元生的戏已经唱的很好了,查老板说他可以出去自立门户了,那孩子不干,说就要跟着师父。


时光似水,直到何安下背着周西宇闯进查老板戏院的那一天。


元生跟在查老板身边数十年,第一次见到他慌张的样子。


查老板没学过医术,但习武之人基本的疗伤总是懂得的。


他点了穴位替他止血,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不同,实际上他的手都是抖的。


许是穴位点的合适,周西宇似乎清醒了点儿,他缓缓睁开眼睛,看见了眼前慌乱的人,他牵牵嘴角,想笑,然而伤口抻着到底没笑出来。


“你别动。”查老板声音也有点颤了。


“诶,你别哭呀…..”


“谁哭了。你倒好受伤了知道来找我了?早干嘛去了。”


“我说了等你……不过好像没什么时间了……”


“你别说话!”查老板说。


“我可能等不了了……就来找你了……”


“叫你别说话!”查老板几乎是用吼的:“你不许死,我说了不能死就是不能死。”


周西宇在心里无奈的笑了,这人还是这么不讲理。


周围不知道为什么又热闹起来,然而周西宇的意识却渐渐疏离起来,他好像看到穿着白袍的查英向他走来,睡吧,他似乎听见有那么个声音,他认命般地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
 


 


 


“你是什么人?”查老板把被着周西宇来的那个人拉到一边。


“我,我是何安下,周西宇的徒弟。”


“你胡说,周西宇没有徒弟。”声音中有种凌厉。


“我真是周西宇的徒弟。”他有点委屈:“不离不弃,不嗔不恨。”


查老板心里一惊,面上不露,语气却多少缓和了点儿:“你知道是什么人把你师父打成这样的?”


“师父不说,但是肯定是太极门的人。”


查老板若有所思,一佛袖子,迈出门去,何安下愣头愣脑地跟在后面,说师父最后一个愿望就是想见您…..


何安下话很多,絮絮叨叨地一路上也没停嘴,然而除了第一句,后面的话查老板都没听进去。


 


周西宇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先是一片模糊,他不由开始思考自己这是在人世还是阴间,又过了会感观意识才逐渐回到他的身体里,视线也逐渐清晰起来。


“阿……阿英。”他尝试着张了张嘴,发出了已经有点陌生的音节。


查老板听见声音抬起头,如释重负地说:“你醒了,渴不渴?”


“我,睡了多久?”


“四天半。”     


“你就一直这么在这儿坐着?”


“也不是,顺便还解决了一些问题。”


“一些问题?”


“比如你和你师兄之间的。”


周西宇有点无奈的笑了:“你呀……”


“我怎么了?”


“你呀,还是那么不讲理。“


“你解决不了的事情我替你来了,你还不谢谢我?”


“是,是要谢谢你。”


“所以你还有什么理由要一个人留在山上吗?”


“恩……”周西宇故意摆出一副沉思的样子,然后说:“没有了。”


“那就好好给我留在这里,哪儿都别想去。”查老板说着起身,走过去轻轻吻了吻周西宇的鬓角,然后走出了房间。


 


元生看见查老板出来,迎上去问:“师父,醒了吗?”


查老板点点头,他与彭乾吾恶战一场,又熬了这么些天,现下才觉得累了:
“多亏了你机灵,请了医生来,不然……”他没继续说下去,只问元生戏院好不好,这几日自己没露面可有什么差错没有。


元生说都好,师父放心吧。


往后查老板真的放了心,几乎个把月不在台上露面,整天就和周西宇往院子里一坐,要么喝茶要么下棋,心情好了会把元生和阿愚的徒弟叫过来指点两下。


原先来求查老板登台唱戏的越来越少,请元生唱堂会的一天比一天多。


查老板总是说:“去吧去吧,唱戏是你的本分,人家抬举你更得好好唱。”


然后周西宇在旁边笑一笑说:“早点回来等你吃饭呢。”


元生不记得少年时师父可曾这样开心过,他看着树下二人对坐的身影,想:大概这就是师父从前说过的,如意吧。


FIN

Vitamine C*4:

章子历程之一 阿宅嫁我QWQ~首章就选了人物简直刻到最后就要累不爱了啊!!!

君庭:

2014总结 每月一章

今年最大的收获是开始玩套色,以及熟练使用平留白,啊对了还有人像处理,刻了几个人像章子~

8月是高产期,好几个套色,以及原创章子。明年继续努力啊!

4月和10月因为各种原因产量很低,12月圣诞月都在刻小章做贺卡,赶在今年的尾巴开了个新坑哈哈哈哈~

今年被小伙伴说成种草狂魔,恩,明年也会继续种草的!噗~

2014年的几个小教程和repo——

 【教程】印片拍照小道具——相框

【教程】橡皮章套色教程 {荷塘} 图+文+视频

【橡皮章用】 Photoshop新手向教程 补光调色(柔光+滤色)

【repo】蚕豆指套印台36色色卡 月猫VKB系列

【repo】{君庭}派通0.2mm自动铅笔使用报告


今年还认识了好多一起欢乐一起吐槽一起学习的基友们,爱你们!么么哒~ (๑•́ ₃ •̀๑)

儿子多的小一:

今天入章坑一周年啦

然后

因为封刀所以没有新章

发个纸雕凑数啦

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加油加油加油!努力变成大角虫!


(你这么懒怎么可能←_←)


因为脑抽买的模型版所以只能单独做个袋子装它了。。。。